<dl id='w0p63'></dl>

      1. <i id='w0p63'><div id='w0p63'><ins id='w0p63'></ins></div></i>
      2. <fieldset id='w0p63'></fieldset>
        <ins id='w0p63'></ins>

      3. <i id='w0p63'></i>
      4. <tr id='w0p63'><strong id='w0p63'></strong><small id='w0p63'></small><button id='w0p63'></button><li id='w0p63'><noscript id='w0p63'><big id='w0p63'></big><dt id='w0p63'></dt></noscript></li></tr><ol id='w0p63'><table id='w0p63'><blockquote id='w0p63'><tbody id='w0p6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w0p63'></u><kbd id='w0p63'><kbd id='w0p63'></kbd></kbd>
        1. <acronym id='w0p63'><em id='w0p63'></em><td id='w0p63'><div id='w0p63'></div></td></acronym><address id='w0p63'><big id='w0p63'><big id='w0p63'></big><legend id='w0p63'></legend></big></address>

          <code id='w0p63'><strong id='w0p63'></strong></code>

          <span id='w0p63'></span>

          “加減並舉”解企業用工之渴

          • 时间:
          • 浏览:10

            降低企業用工成本  ,是當前支持實體經濟的重要舉措  。今年以來  ,我國以降低社保費率為突破口  ,推動降低企業用工成本  ,減輕企業生產經營負擔  ,對實體經濟企穩脫困發揮瞭積極作用 。專傢建議  ,相關部門需要聚焦企業生產經營中的實際需求  ,提升服務企業的實效性  ,以切實幫助企業減輕負擔——

            進一步降低企業用工成本  ,是當前支持實體經濟的重要舉措 ,也是政府部門施政的重要著力點  。

            今年以來  ,包括階段性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加大援企穩崗等一系列降低企業用工成本的措施相繼出臺 ,對實體經濟企穩脫困發揮瞭積極作用 。不過 ,也有企業仍感“不解渴”  ,希望降低用工成本的舉措能更精準、更實惠  。目前  ,我國在降低企業用工成本取得的成效如何 ?未來還有哪些降低企業用工成本的空間 ?針對這個問題  ,記者采訪瞭相關人士  。

            社保降費企業受益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勞動關系系主任喬健在接受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采訪時指出  ,從結構來看  ,企業人工成本主要包括從業人員的勞動報酬、社保費用、教育培訓及管理、招聘及解聘費用等 。近年來  ,企業員工的工資性收入呈現溫和上漲趨勢  ,工資收入增幅處在合理區間  。同時  ,社保費用是企業人工成本的一大核心  ,也是降低用工成本空間較大的一個因素 。

            隨著勞動年齡人口增長放慢 ,企業用工成本持續上升  。為此  ,各級政府采取瞭一系列的積極措施幫助企業積極應對  。早在2016年出臺的《降低實體經濟企業成本工作方案》就明確要通過一系列措施降低企業人工成本  ,推出多項社會保險“紅利”  ,通過社保緩繳、降費、補貼等政策措施 ,為企業減負  。

            今年以來  ,我國以降低社保費率為突破口  ,推動降低企業用工成本  ,減輕企業生產經營負擔  ,對實體經濟企穩脫困發揮瞭積極作用  。為進一步降低企業用工成本  ,增強企業發展活力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財政部宣佈  ,從今年5月1日起繼續階段性降低社會保險費率  。在此背景下  ,多地陸續出臺“降費”政策  ,一些地方還合並實施瞭生育保險和基本醫療保險的舉措  。

            “各地合理調整社保繳費水平 ,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費率決定機制  ,是減輕企業生產經營負擔  ,控制用工成本過快上漲 ,推動勞動要素資源優化配置的重要舉措  ,有利於穩增長、促就業、調結構  。”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科學研究院企業薪酬研究室主任劉軍勝說  。

            社保費率下調後  ,企業受益最為明顯  。位於江西省遂川工業園區的江西吉安海升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傢集電子產品研發、生產、銷售的企業 。“我們都是全員參保  。2018年  ,企業繳費基數是每月3088元 ,社保費率每下調1%  ,每年就可減少370.56元 。公司現在有1117人參保  ,根據測算 ,調整費率後一年可減負41.4萬元  。”公司財務負責人介紹說 。

            多措並舉實惠更多

            除瞭社保費率 ,企業還關註人才培養  。如今  ,高技能人才成為香餑餑  。“很多技術工種要求高、工作強度大  ,年輕人不願意幹  ,再不漲工資 ,老師傅更招不到”  ,企業普遍這樣反映 。為瞭滿足用工需求 ,不少企業往往要開出比過去更高的薪酬 。

            劉軍勝認為 ,社保降費是降低企業用工成本的一項重要舉措  。但是  ,降低企業用工成本 ,不一定非得做“減法”  ,也可以做“加法”  。比如  ,小微初創企業 ,所需要的人力培訓成本、經營管理、市場拓展等支出同樣不小  ,一些地方政府通過及時發佈招聘信息  ,幫助企業引進、招攬高層次人才和技能人才  ,積極發揮為供需雙方搭建橋梁和紐帶的作用  ,這同樣是降低用工成本的有效舉措  。在他看來 ,目前許多地方探索形成“加減並舉”的總體思路  ,以改革精神探索最大限度降成本的舉措值得肯定  ,降低企業用工成本的力度也會更大  。

            穩崗補貼政策  ,是經濟發展新常態下失業保險助力企業脫困發展、穩定就業局勢的創新舉措  。為進一步優化全區營商環境 ,從今年至2020年  ,廣西將實施失業保險援企穩崗“護航行動”  ,進一步提高穩崗補貼政策實施的精準性  ,使更多企業享受到穩崗補貼優惠政策  。

            “企業所獲得的穩崗補貼金額累計超過200萬元 ,降低瞭企業成本 。利用這筆資金 ,還可以開展一些培訓 ,提高員工技能 ,以減少員工流失 。”廣西太古可口可樂公司人力資源服務負責人認為  ,這對於幫助企業樹立信心、提升職工技能素質 ,具有重要的促進作用  。

            浙江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客座研究員夏學民提議 ,政府在降低企業用工成本的同時  ,還應擴大公共產品供應力度  ,營造安居樂業的溫暖氛圍 。特別是要加大住房供應 。比如  ,大幅度增加公共租賃房房源  ,擴大人才住房的支持范圍  ,積極推進共有產權商品住房  ,大規模實施城中村改造  ,對租賃性住房給予稅收優惠  。

            “企業需要穩定員工隊伍  ,如果職工能夠在就業地擁有歸屬感  ,讓他們在住房、就醫、子女教育等方面沒有後顧之憂  ,穩定下來  ,自身生活成本降低瞭  ,自然就間接降低瞭企業的用工成本 。”劉軍勝說  。

            降成本空間仍很大

            為企業降低用工成本還有哪些空間 ?浙江省發展和改革研究所專傢卓勇良認為  ,從政府部門角度看  ,未來在降低企業用工成本方面仍有較大空間 。“比如  ,可以進一步加大對企業技術進步的財稅支持  ,因為這是降低用工成本的根本  ,包括設備、技術和人工成本免稅  ,稅前抵扣等  ,以及提高政策執行效率  ,及時兌現政策等  。同時  ,進一步增強對低收入人群集聚區房地產和服務業發展的支持  ,通過降低他們的生活成本  ,實現降低用工成本的目的  。”卓勇良說  。

            不過  ,也有受訪專傢認為  ,以降低社保費來降低用工成本的做法  ,在經濟發展中也是一把“雙刃劍”  。畢竟  ,社保費是社會保障資金的重要來源  ,必須考慮地方政府財力和社會保障基金壓力的現狀 。尤其是企業廣為呼籲的社保降費  ,還需要全面理解、理性看待  。

            喬健指出  ,為企業減負  ,僅僅依靠降低用工成本還遠遠不夠  。當前  ,企業面臨的各種困難和挑戰 ,是多種因素疊加的結果 ,並不僅僅是因為用工成本變化造成的  。因此 ,僅簡單地降低用工成本  ,難以有效解決企業當前面臨的困難  。在優化營商環境大行動中  ,還需要聚焦企業生產經營中的實際需求 ,提升服務企業的實效性 ,以切實幫助企業減輕負擔 。

            北京師范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教授羅楚亮認為  ,盡管我國關於“稅”和“(社保)費”的負擔較重  ,但在執行中 ,各地也以稅費優惠作為招商引資、促進發展的重要手段  。在不增強稅費征管強度和征管力度的情況下  ,“減稅降(社保)費”的空間總體上可能並不是很大  。為此 ,應考慮到“減稅降費”對不同層級政府所造成的影響  ,特別是對基層政府財力可能產生不利影響  。此外  ,經濟下行帶來的社會管理和公共服務壓力也會增大 ,政府需要及時調整支出結構以克服時艱  。

            “如何通過深化改革  ,改善外部經濟環境、促進民營企業發展和穩定財產權利保護預期、取消地方性不合理收費以改善營商環境  ,對於經濟狀況改善具有重要影響  ,這也是一大考驗 。”羅楚亮說  。